热点链接

动态新闻

主页 > 动态新闻 >
302 Found
时间:2021-11-23

  央广网北京11月2日(记者张奥张奥)据经济之声天下公司报道,Blink的创始人施凯文说,产品上线万用户, Blink不同于微信,它可以快速拍张照就可以直接把它share给你,或者配一段文字或者语音,把一种生活状态带入到你面前的信息流,类似一个有图文、有环境、有场景的彩信。

  施凯文:我觉得还好吧,因为每天也工作得也非常累,像马一样。投资人肯定不会看长相,他们看你的逻辑,看你的产品,看你整个团队。但是有可能在招聘的时候,会加分吧。

  主持人:凯文是从学钢琴,4岁开始学古典钢琴,现在已经是弹了20多年了,比如说现在开始创业之后,琴是已经被你荒废了吗?

  施凯文:可以说我基本上是不练琴了,但是玩还会经常玩,回到家的时候,因为家里有钢琴、有吉他偶尔会弹一弹,但是你如果不练琴的话,手会很生,所以退步很大。

  施凯文:我接触的创业者,我更是感性多一些,因为做决定还有做想法的时候,很多感性的东西会指导我战胜理性。我觉得跟学音乐和艺术有很大的关系。

  施凯文:我从小一直学理科,但是考学校之前临时转的文科,而且我学了很长时间的作曲,作曲其实跟数字打交道非常深,这是一个作曲专业和弹乐器的区别,其实作曲本身就有点操作数字的感觉,这是第一。第二我私人除了学习文学以外,更多喜欢理论物理学,喜欢看一下公式看算法数学之类的,所以我比较扭曲,比较人格分裂。

  张奥:你自己创业的同时,还给别人做天使投资,你投过什么项目?是传说中的富二代吗?

  施凯文:我会投一点钱给一些比较早期的创业者,然后其实目前为止投了两个项目,都是做一些校园类的O2O,其实不是特别有名,然后如果改天他做得好一点,我再告诉大家名字。我不是富二代,我觉得勉强算是小康家庭吧。

  施凯文:我第一个创业,我当时学的是作曲,大学后来学电子音乐制作,其实就是编曲,然后我在学校的时候就开始给一些所谓的一流二流三流歌曲给他们编曲,然后那样子当时价钱也比较多,编一首曲子可能给我六千甚至一万,然后我如果辛苦的话一个月能编四到五首,但是那个时候市场比较简单,活比较多,现在市场比较复杂,根本接不到那种高质量的,所以自己能赚一些钱。

  施凯文:徐小平它的第一印象就是极其风趣,非常谈笑风生,感觉像周伯通,又有实力,又会调侃,又有幽默感。

  施凯文:李开复,我跟他接触过两次,第一次那个时候作音乐,走到我面前双手合十跟我说凯文加油,我当时觉得非常非常正能量,用现在的话就是暖男。

  施凯文:熊小鸽是一个比较大基金的管理者,他给人感觉就是像江湖大哥大的感觉,然后偶尔会说一些非常大气的话,然后偶尔会有一些距离感。

  施凯文原来是长发中分,现在把长头发剪短了。他说现在创业很忙,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头发短比较简单。

  施凯文说,创业要抢时间,你要抢进度,要很快实现你的想法,放在市场上验证,所以说我们就会不断跟时间赛跑,那唯一的办法就是你把更多的时间放到工作上。

  施凯文一直在跟时间赛跑, 17岁开始创业做了莱美唱片,前后大概将近两年,之后把它兑出去,为了养公司被迫走向整个唱片制作最下游,天天给别人去编曲。施凯文没赚什么钱,但是吸收了很多经验,另外加上那两年的生活费。

  20岁的时候施凯文开始了互联网创业,他当时想怎么去拯救原创音乐,觉得自己可以搭建一个巨大的平台,让所有创业人员在上面去卖唱片,他说当时就误以为互联网是最省钱的方式。

  施凯文拿了4000块钱,找一个外包团队,外包团队作砸了,他就不甘心,就招人来自己做,然后在一个25平米的小开间做办公室。因为当时没有钱找好的人,一般的人没有经验,总达不到好的效果,所以就逼自己上。施凯文说,初中的时候就会写代码,后来又把它捡起来。

  2010年10月因为有些版权问题,施凯文的音乐网站就没有做了。之后施凯文去别的公司做一些产品总监,中间大概有四五个月的时间是在打工状态,然后也是在那个阶段认识了当时的天使投资人。2011年的4月份他决定给施凯文投资,开始了jingfm的创业。

  Jingfm很特别,它更加文艺,搜索音乐的条件也是很模糊的状态,比如“很烦,想静静”,就会出来一组音乐。

  施凯文说,模糊搜索是因为这些音乐的版权比较便宜;我学古典音乐,对纯音乐我自己的认识,电影原声我也超级爱,所以还有一部分是个人的兴趣,我也会主动把这些音乐量加大一些。

  Jingfm有四五百万的铁杆粉丝,不过今年2月施凯文选择退出,他坦言,没有人想退出自己创建的公司,但整个2013年是国内音乐版权大战,就是版权疯狂涨价,已经超理性的去调价钱的状态,在这种状态下变成一个资本游戏。

  离开jingfm之后,施凯文本来想休息一阵子,然后每天都睡到自然醒,每天看电影吃东西,真正过了那种生活,大概过了十几天之后,他就觉得有点对不起这个社会,因为所有朋友都在上班,然后他2点起来之后没有事情可干。另外,之前jingfm团队的同事也希望有新工作,他就开始了第三次创业。

  Blink目前有20万用户,定位在95年左右,他们接受起来更快。施凯文说,我们可以放眼回到之前,我记得我上初中的时候会去网吧玩QQ,我的叔叔阿姨骂我天天去玩QQ,但是十年之后他们每天在玩QQ,我们反而不怎么玩了。第二个当我们当年玩QQ的时候,觉得一切都是顺理成章,但是等我们父母那个级别玩QQ,他们连发送按纽在哪都要反复问,从哪发送,表情在哪打,其实一样的,那个年龄段的惯性思维非常强了,新事物到你这可能需要特别大的只是让你接受的,反而年轻人95前后他没有这个困惑,他上去就知道这个是干嘛的。

  Blin挺幸运的,有很多人给它投资。如果说微信会觉得什么东西有威胁或者什么东西做的好的话,它会去抄这个软件的功能,但Blink微信不会抄,因为腾讯给了投资。同时,投资人里边还有红杉、创新工场、还有真格基金整个总金额差不多2千万美元。这笔钱打算怎么用呢?

  施凯文说,钱多的话,心理非常有安全感,做事情会从产品考虑一些,我们会提升人的实力是一个。更多的钱是放在银行里吃利息,把产品一直在快速,比如3到6个月调到最好的状态,后续的钱可能主要花在市场上,因为市场上的钱是最烧的。

织梦CMS官方 DedeCMS维基手册 织梦技术论坛
Power by DedeCms